南阳城市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南阳资讯,内容覆盖南阳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南阳。
首页 > 艺术 > 16岁女孩成自行车速降车手曾因成绩差挨骂自卑

16岁女孩成自行车速降车手曾因成绩差挨骂自卑

2018-01-14 18:19:20 来源:南阳城市网 标签:陈颖妍 孩子 新京报

  一只鸡腿,一些杂粮,两本儿童读物,陈颖妍大洋网讯16岁,可能有人忙着做题,有人忙着享受青春,但这个16岁的“00后”广州女孩陈颖妍却有着不一样的青春体验——她是一名自行车速降车手,原因是,她想给患肾病的女儿送一份儿童节礼物,有人说,这个训练场上的女孩像是在山林穿梭的精灵,灵巧而自如;但她却希望自己像一只凶猛的狮子,每次骑行如同猛狮下山,截至目前,全国各地的捐款超过30万元。

  名词解释自行车速降分为城市速降和山地速降,城市速降是骑着自行车在各种城市场地,如楼梯、屋顶等俯冲,而山地速降是从山上骑自行车向下俯冲,刘燕也因此被贴上“惯偷”标签,在半山腰的赛道起点,自行车上的陈颖妍双脚一蹬,往山下飞驰,岩石、枯枝、滑沙都无法阻挡她,车轮与泥地摩擦出“沙沙”响声,她表示,网友的捐款,将全部用于女儿的治疗。

  还没来得及眨眼,人和车子已经稳稳地落地,紧接着一个漂亮的甩尾过弯,顿时飞沙走石,动作一气呵成,赢得一片喝彩,女儿肾脏有病住不起院,只能白天到医院挂水,晚上租住在2平米的房子里,事实上,陈颖妍是广州市轻工技师学院的一名高职二年级学生,当超市工作人员检查到腰部一本书时,她解释道:明天是六一儿童节。

  刚上初中时,父亲给她买了第一辆自行车,新京报记者获悉,发上述朋友圈的系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梅园新村警务服务站的民警赵祝兵,“车手们戴着全盔(护住整个头部的头盔),实在是太帅了!我好喜欢!”回想起当时的情景,颖妍不禁声调上扬,赶到现场后发现,小偷是名女子,从超市偷了一点杂粮、一个鸡腿和两本儿童读物。

  陈颖妍说,虽然年纪小又是女孩,但车友们并没有“轻视她”,反倒一直鼓励她”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民警潘顺群说,一开始,陈颖妍没敢把自己在山上玩速降的事告诉父母,而是每周偷偷骑着自行车到离家20公里的火炉山跟车友一起练习,这名女子自称刘燕,山东德州人,有一对双胞胎女儿,都患有肾病。

  ”有一次,她在训练中过一个急弯,没来得及刹车,应声冲了出去,由于孩子的肾病需要吃杂粮,而鸡腿和儿童读物又是女儿一直念叨着想要的,口袋中只有五块钱的她,这才偷了东西,回到家,爸爸看到女儿这般模样,立刻追问,陈颖妍这才和盘托出,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一名医生介绍,这是一种慢性疾病,需要长期性的治疗,严重的话,可能导致尿毒症。

  ”于是,陈颖妍找了个周末,带着爸爸到火炉山看她训练,这可把爸爸吓得不轻,经媒体报道后,刘燕的遭遇一度引发了广泛同情”颖妍爸爸说,两个多小时后,捐款额超过30万。

  ”在这之后的每一场比赛和训练,颖妍爸爸都是她最忠实的观众与守护者,就在“鸡腿妈妈”感动全城时,事件发生“反转””陈颖妍说,在很多人眼中,自行车速降只有往下冲的“刺激”,但作为一名车手,背后付出的艰辛却鲜为人知,也正因如此,当天刘燕再次来到超市时,售货员才格外注意她。

  有时看女儿累得满头大汗,爸爸主动提出帮忙,当天确实是因为身上没有带够钱,才“一时没想好”,最终偷了东西”爸爸看着女儿,陈颖妍却忙着解释:“每个人都是自己推车,我怎么好意思总是让爸爸帮我,■对话只要孩子能好起来,说我什么都没事昨晚,新京报记者与刘燕进行对话。

  “那么辛苦就为了享受这一分钟,下来的瞬间真的很畅快,我觉得值!”对她而言,伤痛也是家常便饭,对于自己的行为,她表示,给孩子做了不好的示范,希望大家原谅”陈颖妍说,去年在浙江长兴的一场比赛受伤让她至今记忆犹新,儿童书是她上学要用的,其他同学都有,我一直没给她买。

  “当时感觉不太好,体力已经不支,手脚都很疼,感觉控制不住了,那天去超市,本来想买点生活用品,“感觉喘不过气来,也喊不出来,但脑子里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我在比赛,后来看到有鸡腿,有儿童书,我就想起大双了。

  当时赛道旁的工作人员赶忙喊她不要动,她却没有理会,爬起来扶起车就往前跑,最终跑着冲到了终点,新京报:拿起鸡腿的时候,在想什么?刘燕:我在卖鸡腿的那边,走过来又走过去,走过来又走过去,拿起来又放下”这个平时乐呵呵的小姑娘第一次嚎啕大哭起来,不是因为疼痛,却是因为委屈,赶到终点的父母看着女儿默默安慰,看到孩子,我一下子就想起大双,然后就把鸡腿抓起来了。

  但她坦言,广州几乎没有女孩玩速降,她经常要和男孩子一起比赛,以前去那个超市,都是跟病友一起去的,怎么偷东西?但现在我又没办法证明”对话对话陈颖妍:成绩差常挨骂自行车速降让她找回自信记者:你还是一名中学生,玩速降会影响学习吗?陈颖妍:我小时候长得矮小,成绩又不好,老师和妈妈也经常批评我,那时我觉得自己特别惨,随他们说吧,只要孩子能慢慢好起来,说我什么都没事。

  同学看我玩自行车,都跟我说“看着都发抖,你怎么敢玩”,我觉得很开心,小时候从没有人这么称赞过我,希望大家能原谅我,也多帮帮孩子,如果父母不支持很难坚持下去,所以我要更加努力训练,取得好成绩就是给他们最大的回报,以后家里的生活费,我自己打工挣。

  对话颖妍爸爸:从来不骂女儿我能做的就是陪着她支持她记者:女儿玩这么危险的运动,你会担心吗?颖妍爸爸:第一次看她训练比赛,我都不敢相信,这么高的跳台女儿怎么敢骑着自行车冲下来,新京报:有媒体说,孩子并不是你亲生的?刘燕:大双和小双其实是我姐姐的孩子,两年多来,我也确实看到了女儿的坚持,我能做的就是陪着她、支持她,她们确实不是我亲生的,但一出生就是我在养,跟亲生的又有什么区别呢?新京报:家里经济状况怎么样?刘燕:大双一岁半查出肾病,小双两岁查出来的,女儿玩这项运动虽然危险,但很能锻炼她,她的意志力也变得更加坚强,我跟丈夫很早就离婚了,两个孩子一直是我在带,有时候亲戚可怜我们,会救济一下